1955年,上海一名“美女”被捕,竟是刺杀陈毅未遂的军统王牌杀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66
  • 来源:上海的士票 网址:http://www.dflaa.com

1955年某天深夜,上海公安人员急匆匆地敲响了,当地一位“女编辑”的家门。

  

  没一会儿,一位身材曼妙身穿旗袍的“女子”拉开了屋门,有点发懵的问道:

  

  “你们找谁?都大半夜了,还让不让人睡觉!”

  

  公安人员打量了几眼后说:“找的就是你,万国雄”

  

  听到此话,女人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,她强装镇定地说:“同志,你们认错人了吧,我叫王秀娟”

  

  看着面前的如此“做作的女子”,一位公安人员忍不住怒火斥责说:“狗男人你别装了,你已经暴露了”

  

  又看着室里的另一个女子说:“你也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
  

  两人就这样被带回了上海市公安局,很快他们就交代了一切。

  

  原来这位“美女”竟是军统王牌杀手万国雄假扮的,他还曾刺杀陈毅未遂。

  

  万国雄,1925年出生于四川成都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。但他从小就有性别障碍,生理上是男性,心理上却是一个女性。

  

  万国雄一直没有排斥成为女性的想法,而且他从小时候开始,只要穿上女装,自己就会感到无比满足。

  

  尽管万国雄想做女人的想法实在难以理解,但在个人能力方面,他绝对够刚。

  

  1943年,18岁的万国雄就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中央大学,随后就加入了国民党的三青团。

  

  成为国民党团员的万国雄更加积极,转眼第二年就成为了正式党员,成为了一名“光荣”的特务。他与中央大学的学生混在一起,进行反动思想的宣传,并且残害进步学生,多次镇压学生运动。

  

  不过,似乎是因为巨大的心理压力,让万国雄的精神出现了一些问题。根据其他特务的供述,万国雄在解放战争爆发后,经常一个人躲在屋内,给脸上化妆并穿上女性的衣服,假装自己是一名女人。

  

  而这个在当时略显奇怪的爱好,却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中,让万国雄免于被人民解放军逮捕。

  

  1949年8月,他突然接到了上级的命令,万国雄就开始了积极着手准备刺杀计划,多次出手都无功而返。万国雄的上级眼见刺杀行为一直没有进展,于是就派刘全德来协助他完成刺杀任务,可是刘全德一到上海就被警察抓获,这件事也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  

  此时,眼见时态不对的万国雄,就立马离开了自己的住。

  

  一般人逃跑都是隐姓埋名,万国雄连性别都换了,给自己起了个新名字“王秀娟”,每天身着旗袍穿梭在上海的大街小巷,一瞥一眼,皆是风情。

  

  刚开始的时候,他住在“基督教青年会”的女子宿舍里,也是在这里,他和自己的女伴陈筠白结识,当时陈筠白被富商抛弃,整天以泪洗面,别人都不愿意搭理她,只有王秀娟会经常安慰她,在生活起居上也很照顾她。

  

  万国雄告诉陈筠白。她是中央大学的一名学生,因为战乱的影响才躲在此地。

  

  很快,万国雄就和陈筠白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,万国雄经常跟着她学习女红,以使自己更像一个“女人”。

  

  首先不能否认的是,万国雄的文笔是不错的,在那个年代,上过高中,文化水平不低。所以,万国雄在化身为湖南女记者王秀娟之后,得到了在广西柳州报社工作的机会。作为广西境内最早的报纸,广西柳州报社在当地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,这也是为何万国雄会选择这个报社的原因。在有了有了丰厚的报酬之后,他们选择了搬出去住。

  

  1950年,上海雁荡路55弄6号楼“火了”,究其原因却是三层搬来了两个“大美女”,这两个人就是“王秀娟”和陈筠白。

  

  每天清早王秀娟都会去楼下买一根油条和两个饼,每次都是拿了东西立马回家,从不多说话;女的专心刺绣,也不怎么出门。王秀娟出门不是去寄稿子就是去卖陈筠白的秀品,面对那些有意靠近的男青年,他们的冷淡也让众人望而却步。

  

  瞒过别人也许很容易,但面对和她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陈筠白,万国雄终有露馅的那一天。

  

  陈筠白发现即使是再热的天,她的这位好姐妹都会把身上的衣服包裹得严严实实,夏天还会穿长袖高领旗袍,明显已经热得满头大汗,也不脱下衣服。

  

  上厕所的时候,也是十分警惕,每次都会把门锁得死死的。或许这些都还可以解释王秀娟比较害羞,不愿意暴露在他人的面前。甚至在一次聊天打闹中发现她居然有喉结。

  

  万国雄的这些不寻常的举动,渐渐就引起了她的怀疑,最终她决定找个机会一探究竟。

  

  直到有一天清晨,陈筠白比平时早早睁开眼,睡眼朦胧中,听到厕所里传来不同寻常的声音,她一下子从梦中惊醒。凭借一个女人的经验,那声音一听就知道,是男人上厕所时独有的声音。

  

  等到王秀娟回到卧室,还未等她上床,陈筠白厉声斥责:你怎么会站着上厕所?

  

  听到此话,王秀娟深知自己已经暴露,于是便扑通一声跪下,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坦白。

  

  他跪在地上痛哭:“我真的很爱你,所以才会瞒着你,不想让你受到牵连”

  

  望着跟自己曾经最亲密的人,陈筠白内心也有所动容,因为她一直对自己这位“姐妹”有不同寻常的情愫。

  

  在万国雄的坦白下,陈筠白答应帮他保守秘密,并在当晚两人便有了夫妻之实,确定了关系。

  

  白天,两人是住在一起的好姐妹。

  

  晚上,两人则变成了恩爱有加的夫妻。

  

  就这样他们在弄堂里生活了几年,一开始两人不与人交流,小心翼翼的。后来王秀娟担心被人起疑心,同时也为了多赚些生活开支,便在弄堂里做起了手工制作丝绒书的生意,还挂了个“东玉美术社”的牌子,兼做着家庭教师。

  

  王秀娟经常去附近一家饼店,购买油条和大饼,早餐摊主对这个高挑、漂亮又冷傲的女子很好奇,因为别的客人买东西总会跟他攀谈几句,可万国雄却几乎从不说话。每次都是“点东西,拿东西,走人”,绝无一句多话。

  

  老板是个男人,看见王秀娟这样的窈窕淑女,更是被迷得神魂颠倒,经常偷偷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。

  

  也恰恰是这样细心的观察,让这位老板,发现了王秀娟不同于他人的地方,王秀娟的身材特别好,也酷爱穿旗袍,平时她都是扣着衣领上的扣子,但有一天可能因为天气太热,她的衣领是敞开着的,再一次默默的欣赏,店老板意外发现,王秀娟竟然有喉结,再仔细一看,居然竟然还有浓密的腿毛。

  

  当时在反特大形势下,老板综合判断这个王秀娟是个男人,肯定有问题,不然为什么要男扮女装,于是就报警了。

  

  淮海路派出所并没有什么反常情况,只得对老板进行了表扬,还让老板继续关注。

  

  有一天,王秀娟的邻居曾大妈在路上遇见她,忍不住调侃道:“王小姐,里弄里的人都说你有点像男子汉。”

  

  听了这话,王秀娟倒是很镇定,笑着说:“让他们去说吧,反正我是个女人。”

  

  看王秀娟如此坦然,曾大妈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。流言就这样渐渐平息下来,日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

  

  就在卖饼摊主报完案后,一位治保主任沈大妈也走进了淮海路派出所,因为她最近发现了一件十分蹊跷的事情。

  

  有一天天刮大风,王秀娟的胸罩吹到了地上,被一群小孩捡到了,小孩感到很奇怪,挑着胸罩到处乱跑。

  

  王大妈看到了,拿过胸罩一看,里面垫了厚厚的棉絮,垫这么厚的棉絮实属不正常。

  

  越想越不对劲的沈大妈来到淮海路派出所,将这一情况描述给民警。

  

  一个星期内两起报案,警方立马派人来到雁荡路55弄居委会。查了户籍后,发现王秀娟是在1951年从基督教青年会女子部宿舍过来的。

  

  但是具体的籍贯,工作以及家庭情况都无从得知,调查工作一时陷入僵局。

  

  离家太久的人,都会想家,哪怕是穷凶极恶的人。

  

  万国雄想家了,于是他以王秀娟的名义给家人写信,告诉她自己在上海,一切安好,不要牵挂。

  

  妹妹万国英知道自己的哥哥残害了许多革命同志,罪孽深重,只有接受人民的审判才能重见光明。于是在收到信后,怀疑这个王秀娟就是自己的哥哥,于是向上级写了封检举信,交代了万国雄参加过国民党特务组织三青团,南京解放后就与家人失去了联系,原本家人以为他跟着国民党逃到台湾去了,直到收到王秀娟的来信,万国英不确定哥哥现在是潜伏还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,所以进行了举报。随信还附有万国雄的一张照片。

  

  上海市公安局收到信后,立马调出了万国雄读大学期间的档案,加上群众的举报信息,基本可以确定王秀娟与万国雄是同一个人。

  

  调查员还查明,万国雄自1950年2月由柳州潜伏上海后,仍在暗地继续进行反革命活动,先后向香港反动报刊投稿300多篇,刊登了100多篇,造谣污蔑我新中国建设成就和各项利民政策的反动文章。

  

  在完全掌握了万国雄的罪证后,抓捕行动随即开始。

  

  1955年国庆前夕,经过上级批准余存熹对万国雄实施了抓捕。夜里十点钟刚过,公安人员敲响了王秀娟住处的门,开门的正是王秀娟。已经是深夜了,这个时髦女郎依旧穿着旗袍,将最上面的扣子紧紧扣住,脸上还保持着精致的妆容。一看就有问题。

  

  办案人员一把拷住王秀娟,在抓他回派出所的路上历数他这几年来的变身计划。王秀娟已经隐瞒不下去,只好全部交待了。

  

  万国雄仍试图狡辩,但在铁证面前,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,对罪行供认不讳。

  

  1956年3月26日,在万人公审大会上,经审判,万国雄最终被判处了18年有期徒刑,直到1974年,才刑满出狱。

  

  出狱后的万国雄靠着写文章为生,期间国家搞平反的时候,他还曾写信为自己申诉,结果被拆穿。

  

  多年以后的万国雄想起自己年轻时的所作所为,也很后悔自己的过往。

猜你喜欢

上海74岁老人去世5天,儿子任由遗体家中腐烂:其实,罪魁祸首潜伏在所有人身边...

 上海一男子王某,在74岁老父亲去世后,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与往常一样逛街遛狗,任由父亲尸体在家中腐烂。

2022-07-06  分类:上海出租车票购买  浏览:365次

上海故事:北大荒的上海知青

1968年8月19日,在上海开往黑龙江双山的专列上,上海首批奔赴黑龙江军垦农场的知识青年正满怀着激情奔向北大荒。他们大都是66届的高中毕业生。当年为了争取去隶属沈阳军区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,他们中好多人都做出过非凡的举动。虽然40多年过去了,昔日的姑娘、小伙子如今已是白发老人,但他们对那段往事深记在心,而他们献给这片土地的青春也将永远留给历史。

2022-07-06  分类:上海的士票购买  浏览:453次

上海的士票疫情下的故事

便利信息:各种票据使您乘坐汽车更加方便。[微信/电话:17748557646 ]

2022-07-05  分类:上海的士票购买  浏览:389次

上海疫情下的压力

 3月,忽冷忽热,一向身体不错的我,依旧每天坚持穿着小袄……

2022-07-05  分类:上海出租车资讯  浏览:353次

助创同心,“疫”路同行|上海市创业指导专家志愿团战“疫”服务札记

在普陀区绥德路上,有一家专门为客户提供一站式IT数字化综合服务的软件开发公司,其主要的服务对象为保险行业、金融行业、制造业及很多中小型企业。上海市创业指导专家志愿团普陀分团专家凌菊是该企业的结对专家,三年来,她帮助企业从发展起步到走向正轨,并在疫情期间也持续关心着该企业的发展。由于疫情反复,企业融资出现了困难,她在了解情况后,第一时间为其对接了中行批次贷、建行授信贷等多家金融机构的贷款服务,在经过一系列资质审核后,最终该企业顺利获得了总计300万元的贷款授信额度,帮助企业纾解困境,为其发展保驾护航。

2022-06-14  分类:上海出租车票购买  浏览:382次

(function(){ var src = (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== "http:") ? "http://js.passport.qihucdn.com/11.0.1.js? fde0055aea443944bde403ae273b8cc0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fde0055aea443944bde403ae273b8cc0"; document.write('<\/mip-script>'); })();